致力于成為中國排名第二的策劃公司首富都在用
媒體報道
作者 張默聞策劃集團
時間 2018.12.03

專訪《敢想,世界就是你的》作者張默聞:我的創意都來源于苦難

張默聞策劃集團

從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奮斗成服務中國首富的策劃大咖,從被中學開除的壞小子成長成美國上市公司的全球副總裁, 張默聞的一生注定驚險而傳奇。為了擺脫他困擾他半生的苦難,也為了幫助同樣在苦難中的人們,張默聞用書籍記錄了自己人生前40年鮮為人知的流浪經歷,講述在歲月中沉淀下來的寶貴的人生智慧和廣告策劃實戰經驗。2018年11月,記者面對面對話張默聞,為我們揭開中國當代成功廣告人的流浪史。

記者:張默聞老師您好,非常開心能夠邀請您進行訪談。據我所知,您現在不僅是一位著名的廣告策劃大師,還是一位廣告圈的作詞家,甚至還創辦了張默聞商學院,這么繁忙的生活,怎么會突然想要寫張默聞流浪記之《敢想,世界就是你的》這本書的?

張默聞:從我出生到現在,我都覺得自己是一個有使命感的人。似乎所有的苦難、所有的痛苦和不幸,都在我身上集中爆發。從小到大,從童年時脆弱的生命到少年時的貧寒,從上學時期的孤獨,到自己走出校門,走向社會的無助,構成了我三十歲以前的基本生活和狀態。我曾跟母親說過,我三十年過完了別人六十年的苦難,似乎苦難成了我生命中的代名詞,我不斷背負著它前行。就像個猴子趴在我身上一樣,我怎么都甩不掉。無論我是做廣告創意策劃,還是寫歌詞,還是創辦商學院,本質上來說,都是對苦難的報復。

但是,我覺得我必須去征服苦難??墒?,苦難是個看不見的東西,它是個藏在我心里的東西。我常常想,把它拉出來,放在面前好好看看它。但有時候就突然沒法面對它,既想把它看清楚,但又不敢面對。所以苦難始終是藏在我心里的一個巨大毒瘤,是一個具有超強副作用的東西,所以在很多年之后,我覺得要把這個包袱卸下來,把這個苦難和痛苦卸下來。面對所有客戶的時候,我是歡樂的;面對電腦屏幕工作的時候,我也是歡樂的,但唯獨對待苦難的時候,我是流淚的。我經常告訴自己,一定要向它笑,不要被他打倒,但是苦難這么多年對我來說,真的很洶涌,就像是個武林高手,我常常被它打得招架不住,落荒而逃。

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我一定要征服我自己,把所有心里的苦難都請出來。我想去看看這么多年的苦難對我來說,殘酷到什么程度,我還有沒有面對的力量,所以我決定寫這本書。我想,也許這本書出版了,我就真的放下了。

其實,這個世界了解我的人,特別少。很多人并不知道我為什么這么努力,我只是不想被自己打敗。因為在我的背后沒有山,我依靠不了任何東西;我面前也沒有水,踏不上任何人的船,所以我只能靠我自己。所以我做的很多很多事,都是在向我曾經的苦難宣戰,真的沒有任何一種方法可以緩解我,也沒有任何一種方法可以讓我變得快樂,只有把隱藏在心里的苦難寫出來、請出來,放給世界看。從此我就一身輕松了,這就是我寫這本書的真正動力。



記者:訪談前,我提前拜讀了這本書的初稿。不難發現這本書上所記錄的苦難,很像是那個時代的人的一種共性,比如家庭,比如愛情。不過像您這樣,從窮小子翻身成為中國知名的策劃人還是比較少見,用現在的網絡語來說叫“逆風翻盤”。您是如何對待您所經歷的痛苦和磨難?您曾經有過迷茫和想要放棄的時候嗎?

張默聞:說實話,我想要放棄過很多很多次。我是一個正常的人,正常人在面對困難的時候,都會想放棄,我也不例外。當別人把我當“神”的時候,我告訴自己,其實我是一個人。當別人認為我是一個偉大而優秀的人的時候,我依然提醒自己,我是一個很簡單的人;我有喜怒哀樂,有恩怨情仇;我懂得感恩,但是我也很計較。所有男人身上的缺點、所有文藝青年身上的缺點、所有成功的人身上的缺點,我都有。

我記得我因為早戀被學校除名之后,到外面闖世界,一個十幾歲的孩子看著滿世界的精彩,卻都跟我無關。去上海之前,我曾經問過我的母親,上海人長得和我們一樣嗎?我母親說,我也沒去過上海。直到我到了上海之后,我才發現,原來上海人和安徽人長得是一樣的。只是每次擠公交車的時候,聞著上海女人身上的香粉味,跟上??雌饋矸浅S猩矸莸娜嗽谝黄?,感受到他們潔白的襯衫和指尖淡淡煙草的味道時,我特別卑微。沒有背景,也沒有學歷,連驕傲的資本都沒有。如果那個時候還有一點驕傲的資本,我覺得就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真的什么都沒有。

中秋節的時候,我給我母親打電話,我說母親,我在上海挺好的,第一次坐到了電梯,第一次吃到了上海很甜很軟的月餅,第一次覺得上海這么幸福的生活離我這么近。我母親在電話里笑了,說你終于過上了你想要的生活,別再像我一樣面朝黃土,背朝天。其實我是騙她的,在上海的時候,我從來也沒有像一個人一樣,可以很驕傲地活著。我想過放棄,買了張車票,回到老家村子,沒敢回家,站在村口,徘徊了很久,又買了張票回去了。

這種放棄有很多次,我特別想逃,我覺得我跟任何人去斗爭、去較量,那個時候都會是失敗的。就像前面是一片火海,我被烤得臉上都出現了焦味,但我依然往前走;就像我走到一個蛇窩里面,蛇都向我爬來,我卻無路可退。后來我就說,今后我要么出家、要么自殺,我真的在這個世界上待不下去了。

那個時候,我特別想翻身、想改變。那個時候這種挫折,把我打擊得直不起腰來,就像暴雨砸在臉上,睜不開眼一樣。所以我對待我的痛苦和磨難,一直在抗爭……直到有一天,我在上海,我才發現,在面對貧窮的時候沒有退路,我開始想改變。

改變有兩個理由:一個理由,我父母從來沒有以我為驕傲,每當別人提起我的時候,都會認為,我是我父母最失敗的作品,既沒有超高的顏值,又沒有殷實的家境,也沒有出色的成績,更沒有未來可期的希望。命運似乎把我擠得像夾心餅干一樣,都擠得快七竅流血。最后,我決定,就算張默聞明天就要離開這個世界,也一定先要改變自己。我留在大家心里的可以是一幅畫,但絕對不能是一個笑話。于是,我就開始學習、奮斗、拼搏,開始漂泊和流浪,所到之處都是碰壁而回。我想放棄的次數絕不下一百次,但是,我想成功的次數絕不下一萬次,就是在這種反反復復、掙掙扎扎中,一點點的長大、長成熟。我說,我可以餓肚子,但我不能餓我的靈魂。

第二,就是因為我的初戀,一個只開花不結果的初戀,一個因為初戀而被學校除名的學生。如果有一天我不能站著回到那個校園,不能夠面對痛苦,微笑地講述那一段故事,我認為我是不可以原諒的。它就像一個巨大的發動機和引擎一樣,使我在苦難叢生的道路上,開始破冰和奔跑,我曾經那么的自卑和害怕,害怕與奮斗者一起奮斗。而且,我也特別特別地在放棄的道路上找不回信心,直到這兩個理由把我扶了起來。就像一個路人扶起一個無法行走的病人,但我還是咬了牙忍了過來。我覺得,我一定要變成一個有用的人、一定要活成我期待的樣子。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會有過放棄。所有成功的人,都是從放棄開始。因為你放棄過,你才會堅守。你放棄過才會知道,其實奮斗的困難遠遠比放棄的困難小得多。所以說在別人的目光里邊,我重新給自己的心靈整了一下容、整了一下形,以一個窮小子“不怕死”的面貌展現在世人面前。所以導致大家對我是毀譽參半、各種評價,經常說我不按正常人的道路出牌。對,我沒有資格按正常人的思維出牌,因為那樣迎接我的就是死路一條。所以說放棄也罷,迷茫也罷,都被我戰勝了。所以我才有機會接受你的采訪,才感覺自己如此自信!



記者:但是當看這本書的時候,字里行間感覺還是非常幽默,好像沒有感受到這些苦難。

張默聞:我寫這本書的時候,總共哭的絕不下20次。我大部分時間是在家里寫的。夜深人靜的時候寫的。寫著寫著就哭了,寫不下去了,就把筆放在那里,然后站在窗臺上,不想寫了。這中間我放棄了很多次,寫不下去。我反復的問我的朋友,問我們公司的總裁,問陳曉慶老師,我真堅持不下去了。

最后我覺得,我所有的作品,都是向客戶作出了交代。但只有這本書對我自己做出了交代,最后我確定要用幽默的語言,哪怕疼的渾身抽搐,也要笑著把它講完。所以這就是你們看到的,里邊還是充滿了很多幽默。其實我真不想要這種幽默,回憶是一個極其痛苦的事情。

記者:看完這本書,我也感受到了您年幼時經歷過的很多情感:包容的親情、慘烈的戀情、塑料鄰里情、珍貴同事情,那您印象最深的是哪一種情感?這種情感給了您最大的啟示是什么?

張默聞:我很誠實,我本來可以選出很多情感來說,但是對我來說,最珍貴的情感還是親情和愛情。

我的母親是一個非常平凡但又特別偉大的女人。她一生生育了我們兄弟姐妹7人,從17歲的少女開始,一直生到將近50歲,我是她最后一個孩子。我基本上和我哥哥的孩子和姐姐的孩子差不多年齡。母親的堅強,體現在她非常瘦弱的身材,經常背負著比她還要重的豬草、糧食、耕種的作物等。我到現在都經常會有一種幻覺,就像她突然從我身邊走過,也不看我一眼,她背著很大很大自己收獲回來的糧食,彎著腰,步履蹣跚,我怎么喊她都不會停下來。這種印象會一直遺留在我腦袋里邊。

我經歷了初戀,那么痛苦、那么慘烈的愛情。母親一直陪著我,她用她非常獨特、非常本土的語言和方式教育我,把我從死神懷里拉了回來。其實母親過得已經很辛苦了,如果把所有天下母親的磨難列成排行榜,我母親是有排名的。她不識字,從小就父母雙亡,17歲嫁給我父親,一個結了三次婚的男人,她對愛情的想象,我父親都沒有辦法給她。所以我覺得,我母親給我留下的印象就是很堅強。

她有一萬個理由離開,一個根本不疼她的先生,但是又有兩萬個理由留下來,陪一群“小豬”一樣的孩子們。而我又是在她生命過程里,不斷上演令她撕心裂肺、艱難選擇的一個孩子。所以我覺得母愛很重要。這就是為什么到今天,我辦公室里依然會放著我母親的照片。我覺得她沒有離開我,所以我走到哪里,都會把她帶到哪里,就掛在墻上?;貋頃r,我會問她,老娘,我回來了,您還好嗎?走的時候,我跟她說,我出差去啦,你自己照顧好你自己。其實我覺得敬愛自己的母親不是一種形式。別人都說,人離世了,不要把照片放在房間。 我說,我們可以把一個佛像、一個與自己毫無關系的東西放在房間,我們可以把一個偉人的肖像放在房間,我們可以把一個明星的照片掛在房間,那為什么不能把自己的母親放在那里?于是,我堅持了很多年一直到現在!就算我去讀長江商學院和南開大學,我依然覺得,我母親才是我真正的教授和導師。她教導我正確的價值觀,把我培養成了一個善良的人,她做到了。

對親情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回老家,跟我父親發生了口角,我父親以為我在上海掙了很多錢,其實沒有。然后他說,我瞞著他,不支持他做生意。我們倆鬧翻了,大年三十,所有的鄰居,所有的人都在忙著過年、貼春聯,我自己一個人背著我的行囊,坐車準備去上海。我一個人走在風雪里邊,雪粒砸得我臉上生疼,背個包袱,身上都是雪,一走一個腳印。但是沒走多久,我就覺得我身后有人,我走他就走,我停他就停。我很害怕,不知道是鬼來了,還是怎么回事。于是我就一閃,閃到了一個溝里,等他們慢慢走近的時候,發現就是我的母親和父親。我父親向我道歉了,被我母親押著,看到那個情景的時候,我就從那個溝里跑出來,跪在他們面前。我母親說,回家過年吧。這就是我母親和父親。

關于愛情,我覺得我在愛情上永遠是不成熟的。哪怕經過那么慘烈的早戀,我都覺得我沒有成熟。我對愛情充滿想象、充滿浪漫。我特別渴望詩一樣的愛情,我希望所有的電影都像我的愛情。但事實不是那樣的,我對愛情是很害怕的,我一直在跟愛情較量,其實是跟我自己在較量。

我的初戀上半場是非常美好的,下半場又是非常慘烈的。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一半在幸福的搖籃里,一半在刑場上,幾乎是撕裂的。這種故事一直把我打擊到塵埃里,然后又被薅出來,拋向空中,雷電交加被打得粉碎。所以,愛情讓我成長了。

對愛情的印象最深的是,當確認這個愛情已經接近死亡的時候,當別人留下一封信就走了,讓我不要再找她的時候,我一個人跑到河邊,狂風大作,暴雨都像小石頭一樣砸過來。我一個人走在幾公里都沒有人的空曠田野里,衣服濕透了,腳下都是泥濘,走十步就摔一跤再爬起來,但我一點都不覺得痛,一點都不覺得冷,眼淚和雨水都在臉上,在那里喊、在那里叫。我就像一個被世界遺棄的孩子一樣,最后摔倒地上,也爬不起來,就雙手扣著泥巴,像個瘋子一樣。那一天是我人生最絕望的一天,我離河僅僅只有十米。當時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跳進去,變成河里的一條魚,然后飄上來,我就再也沒有痛苦,我就再也不用去承受那些東西。

我曾經責怪我的母親說,你能不能當年不生下我,我不想承受這些痛苦。每逢這個時候,我母親總會把我緊緊抱在懷里,就像她剛生我一樣,用老家話跟我說:兒子,是娘對不起你。我至今都沒有明白她的意思,我想她大概是說,是我把你帶到這個世上,其實我一點都不恨她,我覺得是我的命運。 也可能是上一輩子我做了很多錯誤的事情,所以這輩子一定要用很多錯誤來懲罰我、來破壞我。

我覺得親情真的讓我一點一點地度過了苦難,愛情一點一點地讓我敬畏了苦難,好歹活了過來。所以我特別感謝這兩種感情。



記者:有一件事很奇妙,被稱為廣告教父的奧格威在最初謀生的時候,也曾經做過見習廚師,而您當時剛到上海的時候也做過餐飲店的幫廚。能夠看出,您二位都不是專業的廣告人才,但是都成為了專業的大師,您覺得這是為什么?奧格威對于您而言,意味著什么?

張默聞:我讀的第一本廣告專業書是1991年在上海,葉茂中先生推薦的《一個廣告人的自白》,一個很薄的灰皮書。我是在上海市南京路新華書店購買的這本書,應該說從此就愛上了廣告和創意,從一個懵懂的、什么都不知道的小伙子,踏上了廣告的道路,所以說我是非常感謝奧格威先生。也許很多人都讀過他的著作,但對于我來說,進入廣告界的一個敲門磚就從那里開始,所以我認為我是抱著《一個廣告人的自白》走入廣告界的。

奧格威先生的自傳我看了,我是非常感動的。我認為他有天賦,而且我也認為,他具有非常嚴肅的創作精神,有特別強烈的洞察。他做過廚師,我也做過廚師;他是做西餐的,我是做中餐的。我在上海打工的時候,就在一家小面館里邊給別人洗碗,切咸菜,咸菜通過菜板滴到地面上,掉到我的腳縫里,鹽水都把腳給弄爛掉了。由于不會切菜,經常是手上都是傷,有時還會切掉一片肉下來,有時會被老板呵斥。白天就睡在餐桌上,天未亮就起來,通爐子挖煤,做這些事情。

那么我覺得為什么偉人在餐館里干,會有不同的感受呢?我認為廚師是對生活理解最深的一門學問。廚師學的是通過各種原料,烹飪美味,然后提供給所有的食客。所以要求你既要懂原料,又要懂得烹調方法,又要研究消費者的喜好,所以從某種程度上說,一個廚師的技藝和他的思維方式,都是以結果為導向的。烹調是一件很難的事情,它需要非常豐富的經驗,但他也需要對味道、火候等諸多東西的把控,還要端到顧客面前。如果顧客順利地吃完,你算成功了,如果有任何意見,你將是失敗的。

所以我在洗碗的時代,我對廚師的理解、對流程的理解、對記憶的理解、對味道的理解、對服務的理解,為我未來接觸客戶、察言觀色,都累積了很多豐富的經驗。而現在很多年輕人不會把自己輸給任何人,因為他們缺少那種磨礪和經歷,缺少讓別人快樂的過程。

如果說我跟奧格威大師都有當廚師的經歷,我覺得這就是一種緣分。我認為我們身上有四種東西特別像。第一,有廚師的經歷特別像,這是生活的美學。到今天為止,我是我們全家面下的最好的,軟硬度、口味、調料等,我都做的是最好的。

第二,我覺得我跟奧格威對廣告創意都有天賦,我相信天賦比努力還要重要。天賦是一種感知,看不見的東西,就像一雙無形的手把寫好的答案擺在你面前,刻在你腦子里一樣,隨時拿出來就能用。

第三,我們都非常善于發現生活中顧客的需求、人性和畫像,我們能較準確地把握別人的東西。

第四,我們都很熱愛廣告,幾乎到了癡迷的程度。這是我跟奧格威先生,某種命運時空交換時的相同經歷,但我跟他不能比,他是聞名全球的著名廣告創意大師。我還小,還需要努力。



記者:我之前就有聽過,您服務過很多像中國恒大集團、娃哈哈集團、通威集團、天能集團世界500強和中國500強企業,究竟是什么原因能夠讓這些大企業都選擇您作為合作伙伴?能講一講您服務這些巨艦型企業的故事嗎?

張默聞:首先,我很感謝世界500強和中國500強企業選擇我們。我先把這些既有豐富的政治閱歷,又具有豐富企業管理閱歷的超級企業家們對我的評價分享給大家:

中國恒大集團董事局主席許家印說,張默聞,老張的創意還是很棒的,是能解決恒大的問題;娃哈哈集團董事長宗慶后先生的官方評價是,張默聞是一個創意的天才;通威集團董事局主席劉漢元先生說,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人的速度如此之快,正是通威需要的人,如果我能并購你,希望你能夠并購到我們公司;天能集團的老總說,我見策劃公司見了半個月,幾乎每天都見,直到張默聞出現,天能品牌翻身的機會才來到。這些企業家的評價都是他們的原音錄制。那么為什么這些企業會非常喜歡和張默聞合作?這到底發生了什么?其實我想原因有以下四點:

第一,我覺得超級企業一定有超級戰略和超級目標,而且有超級企業家的戰略思維非常清晰,而張默聞策劃集團是以做全案和戰略營銷為特征的策劃公司。這是因為,我本人在美國上市公司AOBO做過全球副總裁,我非常清楚地知道企業家需要什么。我從不會在企業家渴的時候送給他一把鹽,我決不會在他餓的時候,僅僅給他一杯水;我一定知道在他餓的時候,提供披薩,在他渴的時候,提供礦泉水;我一定知道他上陣殺敵的時候,我要用強烈的炮火支持他;我也一定知道,當他憂愁的時候,給他唱一首解憂的歌。我的思維跟企業家的思維完全一致,從某種程度上說是高于企業家思維的。唯有如此,他們才愿意選擇我們,并且支付我們昂貴的策劃費用。

第二,我們的創意能力。我曾經說過一句話,一切競爭者都是紙老虎。中國的營銷創意已經到了以競爭者為核心的新時代。我經常在演講的時候說,夫妻之間生活穩不穩定,不取決于夫妻,而取決于第三者在不在行動,用通俗的話說,小三有沒有抱著孩子來敲門。所以,所有今天的市場格局和品牌創意,必須基于競爭對手,才是唯一的出路。以前,當大家都不是對手的時候,都活得很好的時候,玩玩創意、玩玩情調、玩玩文字都可以。但是,今天不行,中國想發展好,不是取決于中國自身,而是取決于中國的合作伙伴和中國的敵人。這就是我的創意理論,在這些超級企業家身上都得到了很好的驗證。天能電池和超威電池之戰、恒大冰泉和農夫山泉之戰、櫻雪廚電和方太老板之戰,無不見證了這一道理,也在創意上符合了這些超級企業家的需求。在這里我特別說一下,超級企業家都具有非常明顯的好斗性質,進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第三,我們非常踏實、非常高速、高速高質量。我們的速度是非???,不像其他的公司裝腔作勢。我經常形容我們團隊的速度是神一樣的速度。我們就是飛毛腿導彈,我們絕對不是風箏,我們不隨風起舞,我們一定是帶風而行的一家公司。但是我們在高速的情況下,我們更加注重高質量。很多公司一個月做的,跟我們一天做的價值是等同的,我們不耗時間。我們認為,真正的武術家是要靠真正的本事。

第四,我們的口碑。我們公司沒有一個業務人員,全都是客戶找上門來的,是別人“求賢若渴”地來找我們。我們是張太公釣魚,愿者上鉤,很豁達、很自信、很努力。所以這些企業家知道我們之后,主動找到我們合作,這是我們公司的競爭能力之一。我相信這些企業家在看完我們的資料,聽到其他企業的客戶評價之后,選擇我們,他們會覺得很安心。因為我們的每一個案例都是成功而具有可溯源性和不可復制性的。



記者:廣告行業的從業者都會調侃自己是“廣告狗”,也有人說,創意是孤獨的。那么,作為從事行業20多年的大咖來說,您是如何克服這種艱苦與孤獨,一直對策劃行業的保持熱衷?作為行業導師,您想對加入這個行業年輕人說些什么?

張默聞:我親自操刀絕對是源于對廣告的熱愛,更重要的是對客戶的熱愛。我覺得憑借張默聞的才華,服務企業是有這個資格的、但是我更愿意帶著我的團隊一起服務客戶,始終保持這種熱情。因為我有四個主義:

第一個主義是現場主義。我特別注重現場解決問題。我認為聽不見炮聲的指揮,都是空洞的指揮和無效的指揮。所以我必須在現場看到硝煙、看到刺刀、看到槍炮、看到敵人的尸體,才能做出對戰爭的最好判斷。

第二個主義是人性主義。我認為只要人性不改變,所有的創意原則都不會改變。所以我一直在洞察人性,通過看諾貝爾文學獎、看電影、看電視、看故事會、看知音這些許多反映人性“惡”的東西和“善”的東西。我認為只有掌握了人性、洞察人性,人性主義才能解決創意最本質的東西。我的員工經常跟我說,為什么張老師你一看就把問題給看準。其實就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本質是什么?是人性,人性是什么?是需求。

第三個主義是競爭主義。這個剛才我提到了,沒有對手,創造對手也要上。如果我有個企業沒有對手,我會再注冊一個商標,把它作為對手,兩個人對打吸引觀眾。沒有對手的創意,一定不是精彩的創意。 可口可樂和百事可樂之戰、奔馳寶馬之戰、加多寶王老吉之戰,全部說明了這個道理。

第四個主義,也是比較重要的一個主義:理想主義。我本人喜歡寫詩、喜歡寫歌。有個作曲家曾經說,別人給我寫的歌詞,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張默聞寫的歌詞一來,仿佛就看到了一個個電影的畫面在向我展示。因為我內心是一個具有法蘭西浪漫主義色彩的人,雖然長得比較粗糙,也很草根,但是我博大的內心情感和詩畫一樣的情感世界是一般人所不能夠觸及到的。所以我在寫文章,寫品牌,寫很多東西的時候,我都是充滿了愛和理想主義色彩去做,別人常常會從文章里讀到流淌的愛和非常委婉的情感。因為我覺得一個人的靈魂一定要配得上他的作為。一個人的事業一定要配得上他的心靈,就像我從不辜負任何人。

你說,創意是孤獨的。確實是,但是你想保持這個熱衷度,你必須有自己的獨特的創意主義,失掉這個基礎,是很難能成功的。

我最想對現在的年輕創意者們說三句話:

第一句話,培養自己的想法和方法。你看的書越多,你就越不會做創意,因為每個人創業的環境和時代都不一樣,它只能提供參考,但絕不能夠成為你創意的靈魂。

第二句話,所有的創意必須從失敗開始。你失敗的次數越多,你離真正創意大師的位置越近。很多年輕人沾沾自喜,做了一個創意就不得了,這絕對不行。你必須踏著失敗創意的尸體朝前走,你才能夠獲得真正的成功。

第三句話,年輕人做創意一定要關注兩個問題:產品和消費者。這就是我新創的買點理論的問題。你的產品好在哪里?最差的產品也有優點,最爛的消費者也會動心。所以年輕人要把握這兩點,我相信才會成功。



記者:看到這本書完整標題的時候,我就有這樣的疑惑,為什么您會選擇用“流浪”這個詞?這個系列給我的感覺應該還有續作?您可以提前透露給我們嗎?

張默聞:其實我的生活就是一直在流浪。從老家安徽流浪到上海、從上海流浪到合肥、從合肥流浪到南京、從南京流浪到北京、從北京流浪到哈爾濱、從哈爾濱又流浪到無錫、從無錫流浪到杭州,我生活的過程始終就在流浪。我常常說我就像一條狗,走在街上,這里聞聞、那里聞聞,仰望天空,然后又撿個骨頭。我經常覺得我就是這樣一個人一直走著,仿佛所有的城市都跟我無關,但似乎又都跟我有關。

當時起了很多書的名字,后來還是定了《張默聞流浪記》,但出版社認為,這個不夠正面、不夠有力量,于是在后面加了一個張默聞流浪記之《敢想,世界就是你的》。這句話我以前用過,在創業的時候,我就給自己“定”得很清晰,我的未來是什么,目標是什么等等。

我認為我是一個“敢想”的人,包括使用“北有葉茂中 南有張默聞”。我都非常敢想,雖然冒著法律風險。敢想是一種力量。而且我的敢想是在我不斷流浪的過程中實現的。我之所以選擇流浪這個詞,是因為他真的能折射我當年的生存狀態。我就是那一種生存狀態,流浪,沒有家,沒有希望,看不見未來,顛沛流離,饑寒交迫。

我在合肥曾經一個月的工資是150塊錢,吃不飽飯。每天去吃面條,在樓下一個攤上吃面的時候先喝兩碗湯,然后再把那個面吃完,過了幾個小時撒了一大泡尿,排山倒海的饑餓感就再度來臨。有一次沒有錢,我就在那賒面吃,最后人家以為我走了,找到公司去,說我吃面不給錢,我就被公司開除了。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說我要吃遍全天下所有的面。

有一次特別好笑,在合肥流浪的過程中,真的沒有多少錢,身上還有七塊錢。而一碗面,好吃的大排面,要十一塊錢。但我真的很餓,我就跟老板說,你能不能別給我肉,把肉換成面。他看到我問為什么,我說我吃不飽。最后那個老板說,我該給你的肉,還給你吧,我再給你加幾兩面。那個人到至今都留在我印象里,穿個白色的廚師衣服,在那里煮面,我依然能聽到煮面的聲音,依然能聽到面端過來的聲音。我依然記得當年的辣椒油,我依然能記得上面的蔥花和我掉下來的眼淚。一個人沒有經歷過這些東西的時候,他是不能夠說自己流浪了,流浪就代表著你什么都沒有,除了希望。

確實,我正在寫第二部,是張默聞流浪記之《敢做,世界就是你的》,我會詳細地記錄自己做的很多事情,沒有這么悲情,更多的是有意義的一些東西。這兩本寫完之后,可能會暫時封筆,等到以后再寫第三部,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所以說我希望所有的讀者讀到這本書的時候,能夠輕松地讀完,可以動心,也可以動情,也可以動手給我打個電話,或者微信找一下我,告訴我。

其實,這里不僅有我的童年生活,記載了我的父母、我的初戀、我的奮斗、我的感受……我的眾多“第一次”。我想一個人愿意把自己撕得如此的開裂,也是一種努力,也是一種態度。我特別希望大家都能夠讀這本書,陪伴大家度過一段很好的“新流浪”時光!這本書是我自己以自傳體為特色的一本思想書籍,我相信這里面是有內容的,有讓你掉淚的地方,也會讓你歡樂的地方。所以說,我既愿意聽到大家的笑聲從遠處傳來,我也希望能夠在安靜的時候,聽到大家落淚的聲音。



五星通选组选奖金多少钱 江苏快3推荐号码 十一运夺金一定牛走势图 新版超级大乐透app下载 网络理财平台 快乐10分规律公式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走势图手机版 app单机游戏排行榜 辽宁体彩11选5杀号方法 股票配资平台合法吗 广西十一选五出奖号码